下载APP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建筑师

    构筑空间 · 2024-06-11 21:22:11

fazha

# 工务署大讲堂VOL.5

“我们不仅是建筑师,也不止是使用者,要考虑如何不经过巨大的破坏,让其实现功能的转化。设计如何更加适应时代的变革,是我们最在意的,这关乎每一位设计师、开发商与政府等不同的角色。”

 

—— 让·皮斯特

 

大师介绍

Master Introduction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让·皮斯特(Jean Pistre)

法国VP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总裁

法国建筑科学院院士

法国国家注册建筑师

 

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硕士,法国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的获得者,Le Soufaché 1874基金会建筑奖章的获得者。

代表作品 : Onepoint数字校园、卡尚Pluriels生态区、巴黎凡尔赛门展览公园、海口国际免税城、深圳国际会展中心、杭州大会展中心。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Onepoint数字校园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深圳国际会展中心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杭州大会展中心

 

讲座介绍

Lecture Introduction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城市,作为人类文明的缩影,既保存了历史的痕迹,也展望了未来的发展。在这巨大的人造“森林”中,公共建筑是不可或缺的:它们不仅定义了城市的面貌和精神,还是维系城市生活的关键枢纽,持续地塑造和更新城市的核心价值。2024年5月10日,受深圳市建筑工务署之邀,法国VP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总裁让·皮斯特来到工务署大讲堂,以“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为主题展开演讲,通过相关案例,为我们阐述建筑师如何借助设计传递理念,让大众参与到可持续未来的共创之中。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在生态领域,每位建筑师的理解、做法、实践各不相同,事实上也没有标准答案。从选材、空间构思、技术选型到使用,楼宇生态设计是个非常复杂的综合性体系,选择了一个方向,往往会在另外一个方向上产生问题,单凭个人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在欧洲,有很多关于绿色生态建筑的认证,法国本土项目也遵循一些强制性的国家标准,所有项目至少要获得本土和欧洲两个以上的认证才能立项。而多种认证之间也存在冲突,这对建筑师、建筑设计都会造成很大影响。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GRDF总部

 

VP建筑设计事务所的第一类项目从材料入手,通过生态角度来解决问题。全木建筑是一种趋势,它在中低楼层建筑的建造中得心应手,尤其在欧洲有非常大的优势。法国天然气公司总部(GRDF总部)办公楼完全是用木材建造的,大概8到9层楼高。“大家可以从平面上感觉到其柱距很小,原因很简单,因为木结构建筑的承载力和结构选型有所限制。从节能减碳、维护地球运转的生态角度而言,理论上木材是最适合的建筑材料。”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GRDF总部

 

让·皮斯特随即提出了木建筑带来的问题——到底要砍多少树才够用?欧洲作为先进地区,大部分材料也是从外部进口的。GRDF总部的结构,甚至吊顶都使用了木材。它的梁采用了实木,但楼板采用了复合木材。不同的木材材料所具备的属性也各不相同,热胀冷缩等很多技术方面的问题需要与工程师合作,所有的节点经过深度研究后才能够落实到实际工程中。

木建筑的另外一个问题在于消防。让·皮斯特表示GRDF总部办公楼或许是法国最后一个全木结构建筑,因为如今法国有关部门出台了新的规范,规定所有木材表面不能外露。理论上,木材在燃烧时不会马上崩溃,但钢材会。不过从消防角度看来,木材会燃烧,但钢不会。目前法国的其它木结构建筑同样面临着这个问题。在瑞典、芬兰等北欧国家,消防要求较为宽松,所以他们还可以继续做这样木结构外露的建筑。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GRDF总部

 

消防规范的更改或许会在法国建筑界引起大规模讨论。让·皮斯特说道:“木材是促进减排的最佳材料,在规范这方面如果没有办法同步推进,未来我们专攻这种建筑,可能会遇到很大的挑战。我们可以看到GRDF总部办公楼有吊顶,有一些外露的设备,这不仅仅是为了环保,它还能营造非常舒适的室内空间,人们进来后就像回到家里一样。”

GRDF租用了这栋楼,和其他楼相比,它各方面价格都更高,但他们仍愿意为此买单,说明作为法国能源企业,他们也希望在这方面有所建树。在企业有所担当、勇于尝试的情况下,设计师的工作就是把建筑设计得“宾至如归”。GRDF总部充分利用了屋顶打造花园,充分设置露台和绿植,室外活动空间丰富。项目的工地非常干净,预计很快就会竣工,这是VP建筑设计事务所在法国木结构建筑领域的第一次大胆尝试。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GRDF总部

 

Onepoint数字校园项目在波尔多郊区,所有的建筑同样都是木结构,花园无处不在。“或许现在所谓的绿色生态设计是很多建筑师的工作,而在法国,没有这些设计甚至无法完成项目。”木材的限制在于跨度较小,但对办公领域来讲,经过VP建筑设计事务所的严谨研究,发现其跨度完全适用于办公建筑,并且与混凝土或钢材相比有众多优势。以这个项目为例,人从大堂进来后可以感到非常开敞,通过木楼梯的设计,大堂被分成几个空间,木结构自身的美感也通过这一设计呈现出来。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Onepoint 数字校园

 

从生态角度讲,石材在建筑领域是除木材以外比较低碳的材料之一。在位于波尔多市区正中心的圣凯瑟琳商业街区改造项目中,VP建筑设计事务所使用石材对整条长街道重新进行了改造,一方面能够和历史建筑有所呼应,另一方面满足了绿色建造理念。无论是从生态减排、科技还是人文的角度,木材和石材两种材料均能够为建筑师提供非常好的想象空间。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圣凯瑟琳商业街区

 

卡尚Pluriels生态区是巴黎的一个小体量的TOD设计。虽然建筑外表看起来像办公楼,但它随时可以改造成住宅。这一项目体现了VP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尝试——整个街区中除了绿色部分以外,所有楼宇设计都要体现多功能性。一方面要满足目前阶段的办公需求,另一方面要能保证十年、二十年后随时可以改为住宅。

在英国的法律文献中明确规定,申请建筑许可的必要条件之一是楼宇用途存在调整的可能性。让·皮斯特表示在国内拆后重建的项目很多,“我们不是简单作为建筑师或使用者来做这种尝试,而是从城市的角度去想象建筑怎样设计才能够避免对城市造成巨大破坏,同时满足城市的长期发展需求。”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卡尚Pluriels生态区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不难发现,在VP建筑设计事务所的项目中,绿植的地位愈发重要。这关乎第二种项目类型。

在巴黎凡尔赛门展览公园中大概有15000㎡的菜园,旁边配有餐厅,所有蔬菜均产自这里,周边的老百姓也可以来采摘。目前这里堪称巴黎最好看的菜园。整个会展园区中多处被划为菜园,这里逐渐成为周边居民周末采摘的好去处。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巴黎凡尔赛门展览公园 ©视频源自网络素材

 

普拉多协和公寓是一个住宅项目,每家住户都设有一个阳台,可以作为植物种植的空间。阳台设计并不规则,呈现倒三角形状,这是由于里面要有足够多的覆土才能保证树植存活。结合这一技术挑战,VP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建筑师也做了一些发挥,把每个阳台造型都设计得非常别致。除花园外,地面上也做了很多设计,打造了立体的绿色空间。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普拉多协和公寓

 

在圣戈班大厦整个楼的南侧外立面,设计有一整面花园退台。近20年来,VP建筑设计事务所在这里大概设计了10栋楼。建筑外立面每两层有一个花园,以此保证树的高度能够在顶部完全释放。圣戈班大厦建造周期约四年,在法国是建造得比较快的建筑。

法国人有农庄情节,这一项目的设计初衷也是希望每个人在酒店办公时能够和绿色近距离接触。地面种植为使用者提供林荫休憩空间,屋顶种植为使用者带来第五立面的感受。通过三个层次的种植,既满足了巴黎市政府对所有公共建筑必须全是绿色的强制规定,又有效改善了空间的舒适度。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圣戈班大厦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VP建筑设计事务所的第三种建筑类型是以技术为主导的建筑。上述两种类型的建筑可以由建筑师独立完成,但这一类建筑以工作室为主导。

公民自治大厦是VP建筑设计事务所、Bouygues集团和CEA合作的试验项目。这一项目是法国首次进行能源完全自给自足楼宇的尝试,能源来自于太阳能光伏板,水来自于雨水收集、再循环系统,整栋楼基本实现自给自足。太阳光伏板面积比楼的面积要大一些,在确保电能储备充足的同时,也可以作为雨水收集板。建筑管道里大概有30%的水会白白流失,而法国对于饮用水规范的要求非常严格,如何将雨水转化为可供使用的水?这还需要一些突破。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公民自治大厦

 

“我们知道仅凭楼宇自产的水肯定不够用,所以设计了一个显示器,在每次用水前会提醒用了多少水,人们看到量化数据自然而然会少用水。”让·皮斯特解释道。废物有两种用途,可以作为花园的肥料,也可以作为热源,将来通过焚烧的方式为楼宇再次提供能量。类似的尝试很难以建设单位的身份进行推广,其中存在技术挑战,投资和回报都不成正比。即便如此,设计师、开发商、政府也应在这方面进行思考,考虑未来建筑的模样。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公民自治大厦

 

关于深圳国际会展中心项目,让·皮斯特表示,尽管建筑师在绿植、屋顶等方面做出了努力,但还远远不够。整个设计过程中最大的挑战在于中间的廊道约1.8km长,且还要安装空调,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先例。虽然在技术层面上是可行的,但事实上,任何一个国家安装将近2km的空调设施,后续运营都是灾难性的。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深圳国际会展中心

 

为解决这一困境,VP建筑设计事务所同英国节能公司做了诸多研究。目前展示出来的设计有百叶、自然光、绿植等等,结构形式高低错落。中廊的长度非常可观,波澜起伏,里面做了很多改变。钢结构设计是非常特殊的,项目所有的铸钢节点都是超尺度的,且经计算,用钢量非常庞大,因此工程建设也历时约3年半之久。

 

深圳国际会展中心

 

项目的研究内容一方面是在自然通风条件下,模拟无风、有对流等情况下人们的体感;另外一方面是体感温度和室内温度的测算,从早上9点开始模拟天气,直到下午,考察中廊里环境的变化。为避免雨水进入中廊,所有百叶的朝向都经过了专门设计。玻璃穹顶伸入中廊,引起了不同位置的温度变化。针对不同区域,VP建筑设计事务所做了区别处理。整个建造都在建筑师和工程师共同探讨下完成,在现场边修改、边设计、边调整。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深圳国际会展中心

 

针对这一项目,让·皮斯特总结道:“超级项目在能耗方面都是巨大的,对于设计来讲它只是选择题,我们也可以做空调,但我们更想和工程师合作,尽量通过一些技术手段来降低能耗,而不想采用增加能耗的硬性手段。这种科技手段的应用,通过优化设计,减少用钢量和设计浪费,对我们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设计趋势。”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深圳国际会展中心

 

杭州大会展中心项目是VP建筑设计事务所继深圳国际会展中心后的新尝试。项目总面积大概120万㎡,分为两期,一期预计于今年7月竣工。

 

杭州大会展中心 施工过程

 

这个建筑造型比较别致,中间加入了很多曲线设计,采用目前国内最大的将近几千平方米的屋顶太阳能光伏板。项目中廊和深圳国际会展中心有相似之处。此外,事务所还额外做了一些尝试,比如中间加了很多小盒子。当时做深圳国际会展中心项目时规范不允许这样做,后来有人反映没地方坐着休息,杭州大会展中心项目就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杭州大会展中心

 

杭州和深圳气候相对接近,场馆内没有空调,因此做了很多绿植和前期温度研究。前期研究包括风的对流模拟、热风环境和光的研究,以及在极端情况下整个区域里的人对风的体感等。工程师的测算结果会改变建筑的造型、材料、间隔高度等,这对建筑非常重要。有了这一步,才能保证建筑建成后不仅美观,还能够真正发挥公共建筑对整个城市的作用。

让·皮斯特总结道:“这些设计建筑师都能做到,关键是愿不愿意做、愿不愿意想。”项目一期和二期也是由很长的中廊相连,两侧有展厅,下面有很多“盒子”,“盒子”上面有很多绿化,这些“看得见”的都是建筑师能做的,工程师能做的则是协调“看不见”的风、热、雨水。

 

杭州大会展中心

 

建筑师要做的就是考虑如何把这些条件综合应用到建筑里面,使其兼具美观与功能性。从人的尺度出发,与时俱进,将理念传达给大众,这是建筑师能够传递的最重要的能量。

 

问答对话

Q & A

 

Q1.

VP建筑设计事务所在法国做的项目,其实都是相对而言尺度不那么大的项目。事务所在中国和法国的实践中,设计体验和思路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

 

让·皮斯特

我们在中国做项目将近20年,每天都在经历这种不同,其中尺度是很大的区别。在法国做设计其实更像是一个实验场,比如巴黎的会展中心做了25年,虽然尺度比中国小,但花了较长时间研究生态、结构积淀等。虽然在中国面临的尺度挑战非常大,但实际上这些研究成果都能转化过来进行应用。无论在法国还是在中国,无论项目尺度有多大,我们服务人的尺度都是一致的。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海口国际免税城

 

Q2.

目前中国的项目从设计到建成的时间通常都比较短,对此你有何感想?

 

让·皮斯特

我们在中国的建设进度的确会比较紧凑。在法国这个情况稍微好一点,因此时间会更可控。两地的设计节奏不同,在欧洲大家会花很长时间去做前期工作——投票会持续四五个月,初步设计一年、两年的都有,但一旦真正做决策后,执行起来不会有任何颠覆性的调整。从施工的角度来讲,除去欧洲工地周末不上班,中国是“白加黑”以外,两国的施工进度、施工速度应该差不了太多。

法国和中国国情也不太一样。中国现在还是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法国曾经也经历过这种高速发展阶段。法国的建筑目前基本上处在缝缝补补、敲敲打打的状态,比如一个医疗建筑,从规划到设计投标,再到建成至少要三五年,而在中国从招标到实施完成可能只需要两三年。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京东方重庆 智慧系统创新中心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三亚国际免税城

 

在欧洲,每个人都喜欢建筑、关注建筑。在这个基础上,一个建筑的审批到实施要经过所有人同意。比如在法国要建成一个核电站,解决其中生态、节能、环保各方面的问题就像闯关,除了政府官员、开发商、设计师以外,还有一些热心好事的“观众”,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指摘这个项目;而在中国一旦角色定完以后,大家就会继续往前走。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摩纳哥海上计划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

 

大讲堂总结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工务署大讲堂现场

 

对于建筑,最首要的问题就是如何适应时代的变革。地球是人类的大家园,建筑师在其中的作用是有限的,而通过设计传达可持续的生活理念,并且让大众能够接受这些观点,是建筑师所能起到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无论对建筑行业还是其他设计领域的从业者而言,所有设计都应从人的角度去出发。以人为本,多为人考虑一些,设计一定会使生活更美好。

 

工务署大讲堂

 

工务署大讲堂 | 让·皮斯特:木建筑和生态技术应用

深圳市建筑工务署大讲堂活动,旨在结合当下建筑行业发展趋势,通过邀请建筑行业尤其是建筑规划设计领域的设计师、学者和管理者,分享建筑案例、交流建筑技术、推广建筑文化、提升建筑审美,用丰富的设计视野与启发性思维,推动打造更多的精品工程和城市杰作。

阅读:1989
2024-06-11 21:22:11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档案号在建筑档案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建筑档案的观点或立场,建筑档案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建筑设计
构筑空间
建筑空间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档案号评论区